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动态>媒体转载

产妇突发羊水栓塞遭遇致命恶魔 医生家属密切配合母子奇迹生还

文章来源:巴南日报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10日 点击数: 字号:

新闻链接:http://paper.bnb.cq.cn/papershow.aspx?id=52721

2018年12月20日晚上8:20分,区人民医院妇儿医院8楼。

“生了生了,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手术室外,准爸爸杨串听到孩子一声啼哭,原本紧张的内心瞬间激动起来。

一门之隔的手术室内,原本正常的产妇邹纪兰在胎儿取出后,突然烦躁、牙关紧闭、心率直降。医生见状,立即插管、供氧,并进行心肺复苏。

这时,产科副主任张小勤的电话响起,“张主任,产妇……不行了……”

准爸爸杨串:医生说什么,我们都听

时间倒回20日上午,年轻夫妇杨串和邹纪兰高高兴兴地从惠民街道赶到区人民医院,满心期待地做产前最后一次检查。杨串心里美滋滋地想着:“再过5天,就是预产期了。”

“胎儿胎位不正,建议马上剖腹产。”彩超结果如晴天霹雳,杨串一时间没了主意,只能将内心的隐隐不安寄托在专业的医生身上。

“医生说什么,我们都听。”

晚上8:20,孩子的一声啼哭让紧张的杨串瞬间激动起来,“生了生了,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1分钟,2分钟……杨串伸长脖子望向产房,激动的内心再一次紧张地提到嗓子眼。

“可能出事了!”不明产房内情况,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在杨串脑袋里。而抱孩子出来的医生却偏偏印证了他的担忧:“医生抱着孩子出来让我确认,我看孩子没问题,但医生却说,大人可能不得行了。”

后来的几分钟时间内,医生不断从产房出来告知杨串,产妇的最新情况。“医生第二次出来,说大人多半不行了;第三次出来,说90%可能是羊水栓塞,产妇瞳孔在散大……”听着医生一次比一次严重的情况通知,杨串呆站在手术室门口,心急如焚。

医生第三次出来说,产妇眼睛动了一下。杨串告诉记者,被一丝希望惊醒后,他才发现手术室里已全是医生……

产科医生张小勤:天!是羊水栓塞

29岁的邹纪兰在进入手术室时一切正常,麻醉疼痛科医生像往常一样采取腰硬联合麻醉,产妇顺利进入手术状态。就在取出胎儿的一瞬间,产妇突然出现烦躁、牙关紧闭、意识障碍、心率直降等不良反应。

麻醉疼痛科医生见状,考虑产妇出现产后并发症羊水栓塞,立即插管、供氧,产科医生陈禹桥进行心肺复苏,助产护士张靖拨通产科副主任张小勤电话,颤抖地说:“张主任,马上到手术室,产妇……不行了……”

晚上8:20,刚准备下班的张小勤突然接到张靖电话。得知产妇生命体征在逐渐消失时,张小勤一口气从6楼冲进了8楼手术室。

“出血多不多?”“不多!”

“什么时候发生的?”“孩子出来的一瞬间!”

仅几分钟时间,张小勤见产妇面色发青,浑身不停抽搐,除了心率,基本没有其他生命体征了。

“羊水栓塞,快用‘地米'!”张小勤在第一时间判断出了患者症状,但也被号称“死亡杀手”的羊水栓塞给吓出了一身冷汗。

眼看患者心率从140直线下降到30,张小勤几乎以命令式的口吻向周围的人说:“心肺复苏不能停,不能让心率降到0!”“马上喊陈主任来抢救。”“通知重症医学科、心血管内科、总值班室随时做好准备。”“向上级对口医院汇报情况,请求新桥医院专家的帮助。”……

做完自己能做的所有事情后,张小勤捂着患者已缝好的产后伤口,死死地盯着手术台,期待着奇迹的出现。

妇产科医生陈琼:备血,手术

接到医院电话时,妇产科主任陈琼在家刚洗完澡,一听说产妇出现了并发症羊水栓塞,连头发也没来得及吹赶紧开车回了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彭礼波、麻醉疼痛科副主任钱大东、心血管内科首云锋也陆续赶到现场。

麻醉疼痛科医生已为患者插上气管,产科医生还在不停做着心肺复苏,心血管内科医生立即为产妇作了心电图,确认产妇为羊水栓塞,他们为抢救病人创造了良好的基础条件。

而此时产妇上半身已发紫。陈琼知道,必须要让家属在最短的时间内了解羊水栓塞的凶险性并做好随时手术的准备。于是,赶紧让张小勤去通知家属,用手机搜索羊水栓塞。

“陈禹桥,立即去输血科备血。”

“护士长,赶紧找几个有经验护士到手术室帮忙。”

“刘世敏,准备好手术同意书,去找家属谈话。”

……

根据以前书上描述的羊水栓塞发展,陈琼判断产妇后期可能还会出现大出血,于是赶紧让大家提前做好准备。

就在此时,陈琼放在产妇腹部的手感受到腹壁有轻微起伏,产妇眼睛也向上轻抬了一下。

“有希望!”陈琼内心燃起一丝希望。

而就在此时,产妇伤口开始渗血,并伴有血尿——刚有一丝生存迹象的产妇又出现了预想中的大出血!

切子宫?还是保子宫?又一道难题摆在陈琼面前。

“建议切除子宫!赶紧向家属沟通,让家属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看着产妇几乎丧失凝血功能,陈琼赶紧命人与家属沟通。

陈禹桥一路狂奔,正好将血送至产房。而家属杨串在事先了解到羊水栓塞的凶险性后,也在第一时间,签了手术同意书。

消毒、进腹、切除子宫、缝合伤口……在大家齐心协力地配合下,短短几分钟时间,陈琼忙而不乱地完成子宫切除手术。

深夜12:00,新桥医院产科主任陈正琼和重症科主任李琦赶到巴南区人民医院,产妇呼吸已逐渐恢复,氧饱和度逐渐上升,各项生命体征都开始慢慢恢复……

情况逐渐稳定后,大家协力将产妇送进重症监护室进行观察。杨串说:“她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了3天,苏醒后我的心才慢慢放松下来。”

记 者 手 记

是信任把不幸变万幸

2018年12月28日,记者看到产妇邹纪兰时,她已能下床四处活动。医生说还需要做一些心肺训练,杨串便买来几个气球。邹纪兰“听话”地吹着气球,脸上不时露出笑容,旁边的婆婆抱着刚出生的孩子,不时地逗乐。

“简直是不幸中的万幸,多亏了医生的及时救助。”回想起当天的情形,杨串及其母亲对医院满是感激。而陈琼却说:“也多亏了你们当时的信任,为抢救赢得时间。”

是啊,原是下班时间,如果任何一个医护人员缺席都无法顺利进行手术;如果没有家属百分百的信任,医生也无法在最佳时间进行手术。缺了任何一个元素,产妇的后果都不堪设想。

医生和患者犹如一对双生子,互相依存、缺一不可。透过邹纪兰的奇迹事件,我们或许能更深入地认识到医患关系的重要。在生死攸关之际,门外的患者家属焦急万分却无能为力,门内的医护人员使出浑身解数,却只能将手术决定权交由患者家属。

千钧一发间,家属对医生的信任成了患者唯一生还机会,而医务工作者能做的,只是尽最大努力扩大再扩大生存机率。

所以,在生死时刻,医务工作者和家属是一样,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竭尽全力将患者从死神手中“抢”过来。

记者 刘丹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上一篇:胸腔上的生死救援[ 08-10 ]
下一篇:没有了!